沒有兒童醫院的基層,怎么給孩子看?

2019-08-30 17:31:35 39深呼吸

點擊上方藍色微信名↑↑

關注39深呼吸,看到不同尋常的醫藥健康深度內容

8月14日凌晨一點,雖已過立秋,但四周依舊被高溫籠罩。

此時,38歲的潘菊更是心急如焚滿頭大汗。就在10分鐘前,4歲的兒子悠悠突發高燒,體溫高達39℃,并出現上吐下瀉的癥狀。無奈之下,潘菊只能強行叫醒已經鼾聲四起的丈夫,帶著孩子開車前往38公里外的鎮上兒童醫院就診。

夜很黑也很深沉,寬廣的馬路上已經空無一人,只能聽見車輪沙沙作響。大約45分鐘后,潘菊來到醫院。

“醫生,怎么辦,孩子高燒不退,已經吐了四次了,我該怎么辦……”下車后,潘菊和丈夫一邊抱著孩子,一邊沖進急診室。當夜值班的急診醫生只有一名,吵成一團的急診室里,還聚集了其他很多家長和孩子,絲毫沒有醫院外寧靜的氣息。孩子的咳嗽聲、疼得撕心裂肺地哭喊聲、家長的焦急問診聲、人來人往的腳步聲,醫生護士扯著嗓子的說話聲等無不充斥著雙耳。

今年1月流感爆發期,有醫生曬出湖南某醫院告示:“兒科急診掛號后最少需要等候5小時以上!/ 微博 @整形外科肖醫生

經過簡單的問診,醫生診斷孩子為感染性發熱,需要輸液就行,此時,潘菊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熬洼斠憾,不是大問題,”她掃了一眼整個急診大廳,幾乎在所有的孩子身邊都能發現林立的輸液架和蜿蜒下垂的吊瓶軟管。

“一切已是司空見慣,每次夜里帶孩子來在這家醫院,急診室都擠滿了人,大家都在輸液,有時候,在急診室還能碰見熟人!迸司漳樕系臒┰暌呀浺粧叨,她略帶輕松地說。

在基層兒童醫院總是擠滿了人,隨處可見正在輸液的患兒。她認為,在輸液就代表患兒在痊愈。

基層輸液能治百病

按照傳統方式,對于常見病的處理,基層兒科醫院醫生的治療手段總是青睞以輸液為主。

潘菊是醫院的?,從孩子出生到現在,她已經不記得來過醫院多少次,有時候,孩子發燒至38℃左右,還不至于趕幾十公里的路,家門口的村衛生室就能輕易解決,當然,處理辦法也是輸液。

“孩子就是感冒,又不愿意吃藥,再說,輸液也好得快!痹谂司丈畹牡胤,無論是醫生還是家長都認為輸液是處理感冒發燒的最佳選擇。

有網友表示遇過一個兒科診所對所有就診的孩子都給輸液。/ 微博截圖

其他疾病也是如此。家住安徽的劉萌聽從了醫生的話,正準備給咳嗽了許多的女兒輸液!拔遗畠涸趧倽M1歲半的時候咳得非常厲害,被確診為支氣管炎,當時吃藥治療好得差不多了,但是最近一個月又有咳喘的情況。鎮上醫院的醫生建議我們輸液,我們也照辦了!

在基層醫生和患兒家長的潛意識里,輸液總是沒錯的,也正是在這些理念下,采用靜脈輸液的手段來治療患兒的病痛已成無法爭議的事實,這也造成我國輸液生產總量不斷攀升。

根據中國化學制藥工業協會與國家經貿委的統計資料,1995年,全中國的輸液生產總量只有13.7億瓶(袋);到了2006年,年生產量已經達到了60億瓶,遠遠超過了每人每年2.45瓶的計劃量;到2014年,中國輸液行業的產量達到了137億瓶,將國際上人均2.5~3.3瓶的水平甩在身后。

2016-2021年中國大輸液行業消費量走勢預測。/ 《2018-2024年中國大輸液市場運行態勢及戰略咨詢研究報告》,智研咨詢

作為兒童醫院的醫生,劉怡春對這一現狀很有感觸!熬退阍陂L春這個省會級別的城市,孩子發燒去了醫院,也會采用輸液的手段進行治療!

劉怡春覺得,這也是無奈之舉!耙粋基層的縣醫院就只有幾個兒科醫生,怎么能應付那么多的患兒?所以,輸液是最好的解決辦法,這也是基層醫生的窘況所在!眲⑩赫f道。

針對這樣的情況,北京協和醫院兒科主任宋紅梅教授介紹,就在前兩天,她曾聽聞,有患兒在當地發燒兩個月,由于孩子的發燒總是斷斷續續,家長也會在孩子發燒后第一時間帶去醫院輸液,然而,輸液越多,孩子的發燒程度越嚴重,面對這一現狀,當地的醫生無可奈何,便建議孩子家長服用中藥。誰知,孩子吃了三天中藥便痊愈了。

“孩子康復真是因為中藥?其實,并非如此。實際上,靜脈制劑有時候是致熱源,會導致孩子越輸體溫越高!彼渭t梅教授說。

兒科專家張思萊醫師在微博上重申兒科治療原則:能口服藥物不打針,能打針的疾病不要輸液。/ 微博 @張思萊醫師

然而,據39深呼吸(ID:shenhuxi39)調查發現,在基層醫院,大家都不覺得輸液是不合理的現象,此外,不僅有輸液現象,也有濫用抗菌藥物的現象。許多基層醫院的醫生并不知道,病毒感染使用抗菌藥物是無效的,但是出于方便,他們總愛開具多種抗菌藥物。

不難發現,眼下,我國許多基層醫院的醫生缺乏合理用藥的理念,僅憑經驗給患兒用藥,而這會大大增加了兒童用藥的安全隱患。

基層醫院普遍缺醫生

當然,合理的用藥理念只是一方面,在中國,尤其是基層醫院,最缺乏的還有兒科醫生數量。

7月26日,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對外發布了我國兒童醫療衛生服務發展最新情況,截至2018年,我國擁有兒科醫師23萬,每千名兒科執業(助理)醫師數為0.92人。

《中國兒科資源現狀白皮書(2016)》也顯示,2011年至2014年,我國兒科醫師流失人數為14310人,占比為10.7%。其中,35歲以下醫師流失率為14.6%,35歲至45歲醫師流失率為11%,45歲至60歲醫師流失率為6.8%。

白皮書顯示,我國兒科醫生缺口近9萬。/ 網絡圖片

最近,在某一全國性醫生大會上,有專家拋出兩個問題:

“你們當中誰是兒科醫生?”臺下舉手的人寥寥無幾。

“大家都是全科醫生,你們看不看兒科?”臺下舉手的人又是寥寥無幾。

之所以會如此,據39深呼吸(ID:shenhuxi39)調查發現,現在,大部分基層醫院的醫生根本不會選擇看兒科,他們都覺得自己看不好兒科。

國家衛健委數據也顯示,到2018年底,全國兒童?漆t院有228所,300萬人口以上的地級市只有50%建立了兒童?漆t院。大部分兒科醫院集中在大城市,若是孩子得了一些棘手的疾病,只能選擇北上廣等城市。

“當年,我們本科班200多個人,加上我在內只有兩三個人選擇了兒科,我碩士同學里沒有選兒科的!北本﹥和t院龐一琳醫生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

因為待遇差,醫學生畢業不愿當兒科醫生。/ 紀錄片《人間世2-兒科醫生》截圖

對此,上述專家也直言,越是不看便越不會看,越不會看家長越不會找他們看!白詈罂倳䦟⒒颊摺s’至大醫院。但發燒感冒一定要去大醫院嗎?實在沒有必要!

這樣的情況也造成了北上廣一線城市的兒科醫生工作量高出其他科室好幾倍。

“很多一線城市的兒科醫生在中午12點半都不能結束上午的門診,”宋紅梅教授坦言,在協和醫院兒科,前來看病的患兒大多是病情較為嚴重的,他們很多人來自全國各地來,但由于患者人數太多,很多時候醫院只能采取限號的方式。

39深呼吸(ID:shenhuxi39)在走訪上海復旦兒科醫院、上海兒童醫學中心、上海兒童醫院三家?漆t院時也發現,這些醫院的門急診總是聚集著無數發燒感冒的患兒和家長。

中華醫師協會兒科分會的數據顯示,兒科醫生工作量是非兒科醫生的1.68 倍。/ 《央視財經》截圖

在復旦兒科醫院門診大廳,家住附近的32歲王琳女士稱,早上7點她就已經帶著有點感冒的孩子來醫院掛了專家門診,已經排了3個小時,還沒有排到號!翱赡苁亲蛱煲估锟照{溫度太低了,孩子有些流鼻涕,雖然不是大的毛病,但還是要請專家開個藥我才安心!

“雖然人多,排隊時間久,但人家水平高!40歲的患兒母親張潔也如此回復道。

當然,這不僅僅是王琳、張潔兩個的想法,孩子生病,多數家長的第一選擇都是去兒童?漆t院,也正是這些發燒感冒的常見病占用了三甲醫院可貴的醫療資源。

疑難雜癥基層看不好

有時候,哪怕醫院有醫生,除了常見病,基層醫院的醫生還不得不面對無數疑難雜癥,這也使得他們多少有些束手無策。

2018年9月21日,常州市兒童醫院8歲男孩小雨出現暴發性心肌炎,心臟停跳,當地醫院的醫生經過5個多小時進行30000余次的有效胸外心臟按壓后,依舊不見起色,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求助上海的專家。

好在幾個小時后,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的體外膜肺氧合(ECMO)專家組及時趕到,經過長時間的搶救,兒科醫院成功為小雨進行了ECMO治療,并進行了長途轉運回滬。30天后,小雨最終痊愈了。

結局是好的,但問題依舊擺在眼前:時間就是生命,基層兒科的技術落后使得無數患者難以對其放心。

2017年,全國首本基層兒科醫生培訓教材《基層兒科醫生必讀》發布。/ 網絡圖片

某基層醫院的醫生也曾對39深呼吸(ID:shenhuxi39)說:“我們醫院的檢驗設備是很簡陋和陳舊的,患兒到我們院看病,只能靠醫生的經驗和問診來進行,由于缺乏足夠先進的檢驗設備,遇到一些必須需要進一步檢查的疾病,就只能動員患者到縣級醫院乃至更高級別的醫院就診。大大增加患者的就醫成本,也讓農村患者對基層衛生服務機構缺失信心!

宋紅梅教授也對此很憂心,8月初,她就通過遠程會診了一個僅僅十個月大的孩子,總是高燒不退,通過視頻就發現孩子眼裂杏核眼,一臉的白白凈凈,10個月了還不能坐,遠遠看起來豎頭也不是很好。

“當時,我便讓視頻那一端的醫生仔細觀察孩子的手腳是否相對身長比較小,也正是這些觀察,讓我們判定孩子可能患有普拉德-威利綜合征!彼渭t梅說。

普拉德-威利綜合征病兒。/ wikipedia

據39深呼吸(ID:shenhuxi39)了解,普拉德-威利綜合征(Prader-Willi syndrome)是一種由基因缺陷引起的罕見病。該病可發生于自胎兒期到成年的各個年齡段,并隨年齡變化而變化,如管理不規范,不僅可以導致患者早期死亡,也可能伴發糖尿病、血脂異常、梗阻性呼吸困難等。也正因為發病罕見,特別容易被誤診,從而耽誤病情。

“所以,基層醫生的知識面一定要廣!彼渭t梅教授強調,“一定要加強對基層醫生的培訓!

為此,每年宋紅梅教授也會參與各個面向全國基層兒科醫生的培訓活動,通過合理用藥等專題培訓課程,幫助基層醫生提升綜合診療能力,普及合理用藥知識,為兒童健康保駕護航。

“雖然參加培訓的醫生來的人并不是那么多,但我們也會告訴前來的每一位醫生,幫助他們從疾病癥狀入手,告訴他們出現某一癥狀時,需要往哪些方面考慮。同時,我們也會指導他們弄清楚各種疾病應該轉診到哪些上級醫院!痹谒渭t梅看來,如果基層醫生能夠做好精準分診就已經很好了。

基層培訓在路上

如今,隨著診斷技術的進步,這也逼迫著基層醫生不得不加強新知識、新技術的學習?墒,就目前情形來看:技術究竟該如何使用?疾病究竟該如何診斷?報告究竟該怎樣解讀?一系列的問題已經擺在基層面前亟待解決。

這也成為目前應該培訓基層醫生的主要方向。據悉,好娃娃已經啟動面向全國基層兒科醫生的培訓活動。

“作為專業的兒童藥品牌,好娃娃始終提倡合適時機、針對癥狀和精細需求的合理用藥理念!比A潤三九好娃娃品牌總監劉守波表示,“我們將持之以恒地支持兒童健康事業,推動我國兒童合理用藥理念的普及以及基層用藥水平的提升!

作為一個資深兒科醫生,從自己處理兒科疾病的角度來看,宋紅梅教授強調,全科醫生的培訓很重要,“培訓全科醫生、社區醫生解決常見病,稍微有一點疑難的病癥再到兒科?漆t院或大醫院的兒科,這樣就會好得多!

但如果基層醫生連最基本的利益都無法得到保障,那該如何是好?

安徽省蚌埠淮上區小蚌埠鎮后樓的診所醫生宋明清從業已有二十年的時間。他最初選擇的是基層公立醫療機構,每天都會接診不同的患兒,但由于待遇較低,后來還是放棄了公立醫生的身份,進入到非公立醫療行業。

2016年調查顯示,大約76%的兒科醫生工資低于5000元,其中有一半人,工資不足3000元。/ 醫米調研

山東省鄒平市黛溪辦東關新村衛生室醫生張永生最近發現,基層的紙質檔案確實比較多,最基本的個人信息檔案血型復合、慢病隨訪等都需要紙質材料,如此會浪費很多時間,無法讓各個平臺可以實時協作,他多少有些氣餒。

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靈溪鎮靈堡村衛生室的楊健生醫師則表示,當下,想要解決基層兒科的問題,還是希望政府能夠加大財政支持力度,提高鄉村醫生待遇和地位,加強社會對鄉村醫生的關注,才能增加村醫這個崗位的吸引力度。

在基層,想要留住人才,還有諸多難題亟待攻克。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庇眠@句古詩來形容大家對兒科的感觀也許有些夸張,但在目前的醫療領域行業現狀和基層衛生機構水平難以快速提升、滿足患者實際需求的情況下,距離國家所倡導和期望的緩解基層兒科看病難,改變“全國人民上協和”的意識,估計只能用革命先賢孫中山的那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來總體概括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姓名除專家外均為化名)

指導專家:

北京協和醫院兒科主任宋紅梅教授

參考資料:

[1] 《實拍兒科醫生荒,以后誰給我們孩子看?》,中國新聞周刊


(39健康網)

99精品-99精品在线